青心

这里青心~是个卡吹x
主:安卡/雷卡/嘉金/瑞金
其实也很杂食(雷的cp不定?
目前天雷:安艾/狐丹
能看的上的话欢迎日lof!欢迎日lof!(就是黑历史比较多ummm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是个底层小文手x
下次更新?大概是下辈子啦23333

¥69.00

购买链接

LOFTER x kinbor夜光晚安宇宙手帐本

【乱七八糟沙雕雕】关于赛制改动引发的故事

*内容如标题,只是看到了赛制由回收改为遣返之后的脑洞,不带什么感情就是用来娱乐一下的。而且个人认为如果赛制一开始就是遣返,真的很可能就会变成这样的结果。
*部分人物真的非常非常,ooc。先预警。
*如果感到不适请点击右上角红叉叉,勿喷谢谢。

那么能接受的话请往下翻↓















雷狮海盗团来到凹凸大赛已经三天了,但是与刚参赛时不同,现在的雷狮海盗团只剩三个人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某次与敌人的战斗中帕洛斯中箭身亡。虽然雷狮怎么想怎么感觉帕洛斯是自己扑上去的,毕竟雷狮心里门儿清,帕洛斯这家伙要不是迫于自己淫威,绝对连来参加这种比赛的想法都不会有——毕竟人家在宇宙里边儿随便骗骗人逗逗狗(PeiLi)多开心呐,来这儿打打杀杀干嘛呢,又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儿干是吧。

雷狮心里郁闷的很啊,就算知道了也没啥卵用,毕竟帕洛斯已经逝 …啊不,被遣返了,现在说不定在哪逍遥着呢,自己还身处大赛,也不能出去把人捉回来。雷狮放弃了,想着没这帕洛斯就没这帕洛斯吧,三个人一样能称霸凹凸大赛!

然而令雷狮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又过了一天,佩利主动跳崖了。

雷狮:???

雷狮心里苦啊,满腹的苦水不知往哪倒,因为这佩利跳崖的原因竟然是——没有肉吃。

佩利说他自从来到大赛之后连肉渣儿都没见着,整个(zhi)人(gou)浑身难受,连思考的劲儿都没了,更别提战斗了。于是想肉想的心痒难耐的佩利,为了回去吃上肉,跳崖自杀了——反正又不会真死,只是被遣返而已嘛。

这下团里——不,已经算不上是团了,两个人只能叫小队——这下雷狮小队里只剩两个人,雷狮的堂弟卡米尔和雷狮自己了。

雷狮刚想感叹一下果然还是堂弟最忠诚了,结果他的忠诚的堂弟就用围巾把自己脖子缠住了。过了一个晚上,卡米尔也成功被遣返了。

雷狮心里那个苦啊——这叫什么事儿啊?有因为是堂弟也不好骂,更何况现在人家不在这儿骂了也没啥用处,雷狮只好咽下喉头老血借烤串浇浇愁,顺便砸了几个抹茶蛋糕泄愤。

后来他去堂弟空荡荡的房间里转了转,意外在床头柜上发现了张纸条,内容如下。

「大哥,凹凸大赛的甜品真的,真的,太难吃了。烤串也是,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十有八九是用的食材不新鲜。所以抱歉大哥,我先回去吸点正宗的好吃甜品,不然我脑子都快停转了。——卡米尔」

雷狮沉默了。

他回忆了一下这几日来在凹凸大赛里面吃到的,带着一股迷之气息的烤串,和吃完之后隐隐作痛的肚子,又思考了一下在比赛中死亡的结果,发现如果被遣返,自己也没有任何损失,还可以回去吃到新鲜健康的烤串——这么一想,雷狮就豁然开朗了。

还在这大赛中玩个p啊!这破大赛连烤串都舍不得用新鲜的食材,简直是黑心啊!!!!说不定愿望统治世界什么的也是有黑幕的!!!走了,回去吃新鲜烤串去!!!!

雷狮愤怒地把锤子往地上一砸,帅气地转身,跳进了湖里。

没有人知道那天夕阳下,雷狮帅气的背影,像是一只愤怒的汤姆猫。

——end——
好了没了,还是希望大家不要打我(。
只是很想吐槽一下官方为了过广电的审核改的赛制。很想笑。
这种赛制之下,凹凸大赛里的很多角色和剧情,就都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仅仅是个人见解,不喜请无视,谢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亲友!!! @MIDORI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今天聊着天我就点了个图,然后两人全程连麦我看着她画完的呜呜呜!!!!
说要让我满意所以就来来回回听我的改了好多遍,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是约稿居然都还能做到这个地步我我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吹爆!!!!
是安哥和卡卡的花吐症paro!
请不要吐槽花瓣的颜色,咳,我点的,这种事情大家心里清楚就好,咳,就不用说出来了(…
指甲油是对方的瞳色xxx
【高亮:抱图禁止!禁止!青心专属!(…)】
以及…你这家伙为什么每次和我连麦都会去上厕所,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bug…【眼神逐渐复杂】(bu)
【顺便高亮!!!!ballball你们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吧!!!ballball你们惹!!】

我。(…)

闭关修(bai)炼(piao)旭:

完全正解了啊哈哈

律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是我

leaf:

不错了。是我。

角落里写作业那个晓晓:

娓娓道来:

小兔爱丽丝:

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是我内心每次发文的真实写照

【依旧是搬运的亲友的图,不是青心画的!!高亮!!!】
亲友→ @MIDORI
再次声明亲友不厨凹凸,不厨凹凸,不厨凹凸!!
p4是亲友画的我( ´艸`)
请不要大意地夸她!!她是天使!!

亲友的图!!因为亲友用lof比较少所以是搬运过来的!!高亮,是亲友的图!!
亲友→ @MIDORI 【授权在最后2p】
p.s:亲友其实不厨凹凸的!!不厨!之前是因为比较喜欢凹凸的人设所以画了一些!不厨凹凸!
最后再吹一波亲友( ´艸`)
吹爆她!!!她就是天使!!!
p1是卡卡的傻蛋小表情
p2~p4大概是雷总离开时候的故事
p8是之前亲友给的头像( ´艸`)

是亲友给的图!!亲友!!高亮!!是亲友!! @MIDORI
吹爆她呜呜呜呜呜赞美!!!
是被雷狮头巾拴着的猫耳卡卡!!超细节雷卡xxx
超凶.jpg
想着我和这个欣咂连着麦我看着她用了十分钟不到摸出来了这个卡米尔…
我吹爆她【土下座】

【雷卡超级短打】雷声.

*是自己在下冰渣渣打雷被吓哭的时候想到的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下冰渣渣会打雷
*非常的短小以及ooc请注意避雷…
*毫无逻辑单纯的爽文吧…不,只是段子而已…!!
*甜,信我,真的是甜的
*能接受的话↓

卡米尔害怕打雷,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因为他曾经在一个被一群皇子欺负的雨夜被突然炸裂开来的雷声吓得身体不受控制地蜷缩起来。

从此这个小私生子害怕打雷的信息便传开了,之后有不少皇子在半夜拿着些道具去在卡米尔房梁上弄出些类似打雷的声音来吓唬卡米尔。

有几次还真给他们得手了,卡米尔的确有几次被吓得不轻,但卡米尔察觉到这只是个恶作剧之后就再也没被吓到过,只是觉得有点烦人。

不过吧,好巧不巧的是,有一次正好雷狮到卡米尔那边去半夜给他培训,半夜就被这些声音弄醒了。

愤怒的三皇子轻轻拨开卡米尔拦着他的手,一下跳上了屋顶。

然后第二天就传开了有几个皇子半夜从床上摔下来被摔折了骨头的事情。

虽说其实谁也不信这骨折是从床上摔下来的…

不过自这以后,卡米尔居住的屋子的房顶上,再也没有传来过奇怪的声音。

后来他们参加大赛去了。

凹凸星球上其实很少会下雨,大多数时候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颜色。

可这天,明明没有下雨,不远处的云层之上却一阵阵传来巨响,震的人耳朵发麻。

卡米尔脸色开始不好了,是对流层异常的缘故吗…他努力用思考转移注意力,手在空中几次握拳又松开试图控制住微微颤抖的全身,最终是叹口气捂住脸停止了这无用功。

这种恐惧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没法克制,克制不了。

突然一旁的雷狮将卡米尔拉过圈进怀里,轻拍着他颤抖的脊背,在卡米尔看不见的背后,将指尖萦绕的紫色电光透过空气传达到云层之上。

雷声骤然变大了不止一点,卡米尔攥着雷狮衣襟的力道大了也随着加大,甚至将雷狮的衣服弄得起了不可恢复的褶皱。

雷狮对于这样的结果显然十分满意。

他抱着平时几乎不会表露感情,此时却在自己怀里脸色发白的弟弟,嘴角翘起一个恶作剧得逞之后的弧度,露出尖尖的虎牙。

偶尔恶作剧一下还是挺好玩的。
END.

【安卡】剑尖.

*初赛背景
*ooc有,文爱超差
*标题随便取的不会取标题…抖抖抖💦
*雷卡亲情向
*之前那篇手抖了不小心删了于是干脆微修了一点儿重新发一遍!
可以接受的话↓

“安迷修,没想到你也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卡米尔站在安迷修面前,微微低头,看着捂着腹部浑身是血靠在墙上,连动一下都很吃力的安迷修,眼底却并未有什么多余的情感。

安迷修只是将他一贯的微笑勉勉强强挂在脸上,这个男人啊,即使到了这种随时都会失去性命的关头,也还是努力保持着他的“绅士风度”。

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

愚蠢吗?可笑吗?值得钦佩吗?

“你会杀了我。”安迷修突然用嘶哑的声线发出一丝细音,明明是疑问句却用着肯定句的语调。安迷修喉间滚出几点轻笑,意味不明地喊了声卡米尔的名字。

“卡米尔。”

而卡米尔的回答是捡起掉落在安迷修身旁的那把红色的剑,右手执剑挥舞几下试了试手感,便将那锋利的,连这惨淡的白色光线都能反射成暖色的剑尖对准了安迷修的额间。

“当然。你手上积分不少,若是能在你没有反抗之力时收割,会对大哥有极大帮助。”

卡米尔还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与平常并无二样,只不过只有卡米尔自己清楚,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为什么,会觉得有些下不去手呢。好像有谁在用力扯住自己的手大喊着不可以一样。

可是有什么不可以的?

只要是为了大哥。

安迷修又轻笑两声阖上眼,一副认了命的样子,将头靠在身后的石墙上。突然他发声:“反正我快死了,卡米尔,再让我说句遗言怎么样?”

卡米尔没出声,沉默了两秒,握紧了拿着剑的手,力量大的连关节都在发白。然后突然将手中的剑狠狠地往前刺,安迷修即使阖上了眼皮都能感到那股莹莹的橙色光芒的穿透力——他的黑暗的视野里都出现了星星点点的橙色光点。他叹了口气,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这孩子还真是…就连遗言都不愿意让自己说说吗?这下自己到死都要把这份心意藏在心底了吧。

“咔嚓——”

并没有想象中的痛感袭来,反而是耳边传来了巨大的,墙壁碎掉的声音…?

安迷修心里一凛。

不会吧。…那孩子,那个凡事都以自家大哥为先的孩子,居然没有对自己这个积分大礼包下手?

安迷修可不相信这么近的距离卡米尔会失手。

安迷修小心翼翼地睁开眼,果不其然,流焱被插进了耳畔的墙壁——他看见了视野中的剑身。但更吸引他注意力的是卡米尔贴的很近的脸。

那张几乎除了冷静从来没有别的表情的脸,此刻居然满满写着烦躁二字。

“…这次就当是放过你,最好下次重伤的时候别让参赛者看见。如果还有下次机会见面的话,下次可不会放过你。”

卡米尔甩下这么一句话便松开撑着剑柄的手,点开手腕上的终端,搜寻出几瓶止血药放在他手边便以极快的速度跑走了。

快的连安迷修都没来得及问一句他为什么会放过他。

也罢。安迷修看着手边的药,用稍稍恢复了些力气的手臂将药拿起细细查看,心情突然变得好了起来,好像连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是因为保住了命吗?还是别的原因呢?

谁知道呢。

而另一边迅速离开的卡米尔很快顺着队友地标找到了雷狮。卡米尔深吸几口气,和雷狮粗略地说了下事情的经过。

“大哥抱歉,这次是我心软了,…如果有下次,我一定会将安迷修杀掉获取他的积分…”

“卡米尔。”

雷狮突然出声打断了卡米尔,眼神无比复杂。他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只是把卡米尔的帽子摘了下来,揉了几下卡米尔的头顶。

你这可不是心软啊。雷狮在心底默念。

你这绝对是喜欢上那个安迷修了吧,而且自己还没有意识到。

…不妙了啊卡米尔你。
END.

好看死了太太我爱你!!!!!qwq
拍,拍照技术非常辣鸡的我颤颤巍巍献上返图…没有调色没有加滤镜的那种!!
@渴望精致睡眠